字体
关灯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


    天牢里,阴暗潮湿。

    可是到天牢走了一遭的苏伶婉,却在回想起顾寒霜骑在柔儿身上跟柔儿厮打的情形时,心情大好,忍不住望着龙辇外那发毒的日头,微微弯起了嘴角!

    萧玄宸看着她浅笑盈盈的样子,不由虚搂着她的纤腰,蹙眉问道:“怎么去了一趟天牢,心情反倒变好了?”

    曾几何时,他家婉婉在他面前,就像是个小狐狸似的,想要整人的时候,一双眸子闪闪发亮,笑起来的时候,更是眉眼弯弯,让他心神驰往。

    但是如今千帆过尽,她虽然还是那个她,但是笑容却明显少了起来。

    这会儿,看着她那微微弯起的嘴角,他的眼底,不禁也泛起了一丝丝光亮!

    苏伶婉笑着抬头,正对上萧玄宸那双如黑曜石般诱人,且正泛着光的眸子。

    眼睛微微眯起的同时,她嘴角弯起的弧度,瞬间更大了几分:“你不觉得,我们刚才离开时,顾二那种想要撕了我,却又不能撕了我的样子,很好玩儿吗?”

    “有吗?”

    萧玄宸在天牢的时候,所有的注意力,都在苏伶婉的身上,从始至终,都不曾多看顾寒霜一眼!

    这会儿,听她这么说,他眸色一冷,蹙起的眉心处,顿时拧的更深了:“她想要撕了你?”

    苏伶婉靠在萧玄宸的肩膀上,伸手揉了揉他的眉心,巧笑倩兮道:“赶紧的别皱眉头了,本来头发就白了,再老是皱着眉头,整个人都跟小老头儿似的!”

    萧玄宸眉心舒展,一脸闲适的靠躺在身后的椅背上,幽幽的视线,注视着苏伶婉:“我变成了小老头儿,你就不爱了吗?”

    “爱!”

    苏伶婉轻笑了下,有些手痒的捏了捏他的俊脸:“你变成什么样儿,我都爱!”

    这下,萧玄宸满意了!

    再次坐直身子,他将下颔搁在苏伶婉的肩膀上,声音沙哑的问道:“你说顾二……她想要撕了你?”

    苏伶婉眉心一动,笑着侧了侧脸,斜睨着身侧的男人。

    见他低垂着眼帘,俊脸冷冰冰的,她心里紧了紧!

    她的男人,将她看的到底有多重,他头上的白头发,就是最好的证明!

    看他现在的样子,好象她眼下只要给了他肯定的答复,顾寒霜就会没命了,她嘴角一抽,连忙说道:“哎呦,我就是打个比方而已!任谁被当成鱼饵,推到风口浪尖,心里都会不好受不是?”

    闻她此言,萧玄宸缓缓抬起眼帘,与她四目相对,“我不容任何人伤害你!即便是心里想,那也不行!”

    萧玄宸在说话之时,眼底的光,如水一般,缓缓淌过了苏伶婉的心田!

    “在我们那个世界,讲究众生平等,生杀大权,不在个人手中,没有人会随便草菅人命!”苏伶婉蜷缩手指,轻蹭了蹭萧玄宸的脸颊,对他轻轻笑着:“我不会,顾寒霜自然也不会,而且……她是个聪明人,知道有你在,没人能动得了我,是绝对不会涉险对我出手的!你啊……别那么草木皆兵的!”

    闻言,萧玄宸眸波微微闪烁了下,伸手握住了她的手,放到嘴边亲了亲,才道:“你所生活的那个世界,到底是什么样子的?”

    关于这个问题,他曾经想过,要好好问一问顾寒霜的!

    可惜后来,顾寒霜开始变得贪心起来,他也就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