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
关灯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


    盛夏,微风徐徐,繁星烁烁。

    承乾宫门外,偏左一处,容情正背对着大殿门口方向,压低了嗓音,跟唐安说着什么。

    苏伶婉扒着大殿门框,微微探着身子,伸长了脖子向外,想要听清楚,两人到底在说些什么!

    只是可惜,两人离得有些远,她虽然模模糊糊,能听到两人的声音,却听不清楚两人谈话的内容。

    这让苏伶婉,忍不住紧紧蹙起了眉头。

    在她身后,心儿同样扒着门框,探出了半个身子,不停的朝着容情和唐安所在的地方张望着。

    两人一上一下,十分的默契,那画面相当的喜感!

    等容情跟唐安说完话,目送唐安离去之后,甫一回身,一眼便看见了她们两人。

    容情神情一怔,嘴角狠狠抽搐了下!

    不过很快,她便紧蹙着眉头,然后快步上前:“皇后娘娘,您这是作甚?”

    “呵呵……”

    墙角没听着,还让容情抓了个正着,苏伶婉的神色,不由的有些尴尬!

    轻轻的呵呵了一声,她松开了扒着门框的手,拢了拢自己的头发,神情自然的,推了把身后的心儿,抬步跨出了门槛儿:“寝殿里太闷了,本宫想出来透透气,没想到正好碰上你跟唐安在说悄悄话,就没出声打扰……”

    “呵呵……”

    容情看着眼前,听墙角听的理直气壮的皇后娘娘,嘴角有些牵强的弯了弯,干干的也呵呵了一声!

    这一前一后,两声呵呵,让周围的气氛,瞬间变得诡异起来!

    苏伶婉听容情这么一呵呵,眉心轻颦了颦,也不自称本宫了,恹恹的看着容情说道:“我这费了半天劲,什么都没听到,你倒还呵呵上了!”

    容情看着她,轻福了福身,语带无奈和自责:“没能让皇后娘娘听到属下和唐安之间的对话,是属下在罪过!”

    听容情这么说,苏伶婉眉头一蹙!

    嘿!

    这个容情!

    这话是挤兑她呢!

    “那个……”

    心儿看了苏伶婉一眼,又快速的看了容情一眼,忙对苏伶婉福了福身道:“皇后娘娘,晚膳已然备好了,您该用膳了!”

    “哦!”

    苏伶婉侧目,对心儿投以一个孺子可教的眼神,在应了一声之后,问着容情:“你用过用过晚膳了吗?”

    容情看着她,点了点头:“回皇后娘娘的话,属下已经用过了!”

    “既然用过了,那就过来给本宫布菜吧!”

    苏伶婉瞥了容情一眼,并没有要放过她的意思,转身便又进了大殿。

    偏厅里,晚膳早已摆好。

    在苏伶婉看来,正是盛夏之时,她独自一人用膳,吃不了多少的东西。

    不过,偏厅的膳桌上,还是摆了五菜一汤!

    施施然,落了座,苏伶婉拿起筷子,看了眼正拿着公筷,低眉敛目,给自己布菜的容情,轻飘飘的问着:“唐安……应该很快就要去遂西了吧?”

    闻言,容情拿着公筷的手,微微一顿!

    轻轻的,将一块糖醋排骨,夹到苏伶婉面前的膳碟上,她点了点头,眼皮子都没抬一下的回道:“是要去遂西了,方才他是来跟属下辞行的!”

    苏伶婉抬眸,睇着容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