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
关灯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


    萧玄宸和苏伶婉乘坐者龙辇,抵达天牢之时,天牢里翻滚厮打的顾寒霜和柔儿,也已然分出了胜负!

    彼时,柔儿浑身脱力,狼狈不堪的,躺在杂草堆中,脸上也已然被顾寒霜抓的破了相!

    而于这一战之中,堪堪险胜的顾寒霜,此刻虽然骑在柔儿的身上,一下一下的,打着柔儿的脸,自己的情况,却也好不到哪里去!

    此刻的她,披头撒发,脸上被柔儿抓了好几把,嘴角还带着丝血迹!

    不过,她的神情,却丝毫不见颓废!

    而是……前所未有的畅快!

    是的!

    畅快!

    此时此刻的她,虽然狼狈,但是心中,却是畅快莫名!

    自她穿越过来之后,处处都活在算计之中,后来如了宫,见到苏伶婉,原本以为可以脱离这样的生活环境,却不想兜兜转转,苏伶婉出了事,而她又起了贪心,觊觎了本不该属于她的人,让自己变得可悲可恶又可怜!

    过去的这一年多以来,她虽然住在富丽堂皇的宫殿之中,吃的用的,是锦衣玉食,却几乎时时刻刻,都生活在压抑之中。

    但是这会儿,身处这阴暗潮湿的天牢之中,跟柔儿狠狠的厮打了一番之后,她却觉得通体舒泰!

    “痛快!”

    终是,把柔儿给打晕了过去,顾寒霜蓦地,高喊了一声!

    从柔儿的身上翻下,仰躺在杂草堆中,闻着那因为潮湿,而发霉的味道,她嘴角却高高的扬了起来!

    牢房之外,苏伶婉只看到了方才那场厮打的一个尾巴!

    此刻,看着并肩躺在牢房内的两个人,她的视线落在顾寒霜那高高扬起的嘴角上,也跟着忍俊不禁的,轻扯了下嘴角,笑出了声来。

    听到她的笑声,躺在地上的顾寒霜,猛地便转过头来。

    一眼睇见,站在牢房外的苏伶婉和萧玄宸两人,她眸光狠狠一荡!

    定定的,将视线从萧玄宸那张俊美绝伦的脸庞上移开,她紧皱着黛眉,有些艰难的坐起身来,喘息着看着苏伶婉,问道:“我现在这样的下场,皇后娘娘可满意否?”

    “那是相当满意!”

    苏伶婉见顾寒霜还能坐起来,眉梢轻动了下,嘴角的笑意,更深了几分:“倒是没看出来,你还是个挺能打的!”

    顾寒霜不管苏伶婉这话,是褒义还是贬义,只权当褒义了:“多谢皇后娘娘夸奖!”

    苏伶婉看着这样的顾寒霜,直觉只这片刻的工夫,顾寒霜便有些不一样了!

    静立于牢房之外,轻蹙着黛眉,深深凝视着顾寒霜,她似是想要从顾寒霜脸上,看出些什么!

    若是早前,顾寒霜被苏伶婉这么看着,定会觉得头皮发麻,浑身不自在!

    但是这会儿,她却觉得无所谓了,就那么任由苏伶婉看着。

    势比人强!

    她终究不过是个失败者罢了!

    反正,她都已经这样了!

    人家爱咋看,就咋看吧!

    “元宝!”

    牢房外,萧玄宸见苏伶婉看着顾寒霜不说话,顾寒霜也任由苏伶婉打量着不说话,不禁轻皱了下眉宇,对元宝吩咐道:“把她从里面带出来,皇后娘娘有话要问!”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元宝恭身,应了声,吩咐狱卒打开了牢门。

    萧玄宸见状,搂住苏伶婉的腰,不容置疑的带着她转身向外:“走吧,到外面等着,这里太过潮湿,对你的身子不好!”

    苏伶婉听到萧玄宸的低语声,忙收回看着顾寒霜的视线,抬眸看向此刻正搂着她的腰,带着她往外走的男人。

    见他俊脸依旧,神色无喜无忧,她轻勾了勾唇角,倒也没说什么。

    天牢入口处,掌着油灯,摆着一张方桌,四条长凳,平日里供狱卒在此小憩!

    引着萧玄宸和苏伶婉的身份,元宝一早便在长凳上放了软垫子!

    顾寒霜被从牢房里带过来的时候,苏伶婉正跟萧玄宸并肩坐在长凳上。

    这环境,阴暗潮湿的,实在是要多差,便有多差。

    但是那并肩坐在长凳上的帝后二人,确实荣华矜贵,姿容天成,仿佛天造地设的一对璧人一般!

    远远的,看到那在这个世上,站在权利顶峰的两人,头发散乱,脸上被柔儿抓的一道一道,还火辣辣疼着的顾寒霜,不禁脚步微微一顿!

    不过,也就只是那么微微一顿之后,她便无比自嘲的,轻笑了笑,然后再次款款抬步,朝着萧玄宸和苏伶婉走近!

    只片刻之后,便已行至两人近前。

    她并没有福身行礼,只是缓缓抬眸,正对上苏伶婉的双眸,然后在长长的吁了一口气后,沉着嗓子说道:“胜者为王,败者寇,是我不自量力了,还请皇后娘娘念在你我是老乡的份上,给我一个痛快!”

    这是将生死置之度外了?!

    苏伶婉挑眉,看着眼前不卑不亢的顾寒霜,心道这是直接破罐子破摔,什么都不在乎了?随即唇角微弯着,笑道:“看着眼前的你,我想到一个人,你知道是谁吗?”

    “谁?”

    顾寒霜轻轻挑眉,问道。

    苏伶婉眸色一亮,笑意更深了:“刘胡兰!”

    “呃……”

    顾寒霜一怔,微张着嘴巴,一时之间有些反应不过来。

    她这会儿,怎么变成民族英雄了?!

    见顾寒霜如此怔愣的模样,边上的萧玄宸轻轻问了苏伶婉一声:“刘胡兰是谁?”

    “呃……”

    苏伶婉咂了咂嘴,转头对萧玄宸轻声说道:“我们家乡的民族英雄!生的伟大死的光荣!无所畏惧!正气凛然!最后为国捐躯……”

    萧玄宸了然,视线在顾寒霜身上绕来绕,凑近苏伶婉耳边,有些不赞同的轻道:“她生的不伟大,也不是什么民族英雄!”

    “我没说她是!”

    苏伶婉听到萧玄宸的话,翻了翻白眼,小声嘀咕道:“我只是觉得她现在的神情跟刘胡兰很像!”

    “哦……”

    萧玄宸轻轻的哦了一声,便不再出声。

    顾寒霜反应过来,看着两人嘀嘀咕咕的亲昵模样,再听到两人的对话,嘴角抽了抽,脸色十分的不自在。

    还好,她现在已经想通了,不再去妄想不该妄想的。

    如若不然,这会儿看着两人如此,她估计自己得活活怄死!

    她稀罕当什么刘胡兰吗?

    她不稀罕,好吗?!

    苏伶婉抬眸,看到顾寒霜的神色,脸上的笑意,渐渐淡了几分!

    伸手轻扶萧玄宸的肩膀,示意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