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
关灯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


    沈太后的情绪,本来就已经十分激动了。

    当下,听到萧玄宸说,让她到护国寺,从此与青灯古佛相伴,每日诵经念佛,潜心修行的时候,她整个人都爆发了!

    “皇帝!”

    猛地,扶着桌角站起身来,她气息不稳的怒视着萧玄宸:“哀家是你的亲生母亲!是大周朝的太后娘娘,你不能……”

    眼看着沈太后的情绪,变得激动万分。

    萧玄宸轻轻笑了!

    而且,还笑的那么的不以为然!

    唇畔的笑意,带着无尽的嘲讽和凉意,他眉心轻皱着,睥睨着沈太后,轻道:“您应该知道的,朕能!”

    见他如此,沈太后不禁倒抽了一口凉气:“你……”

    没错!

    他能!

    就如去年,他囚禁她,发落沈家的时候一般,只要他想,只要他什么都不再顾忌。

    那么,他将无所不能!

    萧玄宸渐渐敛了笑,神色淡漠的对沈太后说道:“朕时至今日,会变成这样,全都是诶太后娘娘逼得,不是吗?”

    “不——”

    沈太后摇头,想要否认。

    却见萧玄宸清冷一笑,淡淡声道:“以前的是,朕总是顾忌这个,顾忌哪个,想要做到面面俱到!但是在过去这一年里,朕终于明白了!朕……是大周朝的皇帝,是天子!这天底下,只有朕不想的,却没有什么是朕所不能的!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

    沈太后此刻,也不知是因为气愤,还是因为恐惧,浑身上下,抑制不住的颤抖着!

    颤抖着,伸手直指着萧玄宸,她接连张了几次嘴,方才从喉咙里挤出声音来:“你为了那个女人,将哀家囚禁于此,将你的外家,连根拔起……哀家如今,已经什么都没有了,这样,难道还不够吗?”

    “您觉得够了吗?”

    萧玄宸冷眼看着沈太后,轻叹了一声,说道:“可是朕却觉得,远远不够!”

    语落,他又深吸了一口气,微扬着头,眼帘却低垂着,遮去了眼底的真实情绪:“太后啊!您当初要置那个女人于死地的时候……可曾想过,您口中的那个女人,是朕最心爱的女人?而她才刚刚生下朕的孩子……”

    沈太后脸色冷然:“可是那个女人她跟秦王有染,不贞不洁!她根本就不配为中宫之主,不配做大周的皇后!哀家那么做,全都是为了你好!”

    “配与不配,您说了不算!只要朕喜欢她!只要朕觉得她,那就足够了!”

    萧玄宸对沈太后,是真的很失望。

    见沈太后被禁足一年之后,却仍旧没有一点的悔改之意,他简直已经失望透顶!

    轻蹙着眉宇,看着眼前这个生了自己,却从不曾管过自己的女人,想到她过去的所作所为,再想到去年景阳宫那场烧死了真姑姑和小荷,还有那些无辜宫人的大火,他眸光清冷,眉梢轻挑着说道:“明日,朕会差人,来帮你收拾东西!”

    语落,他身形微转,不欲多留!

    沈太后眼看着他转身要走,连忙上前两步,声道神情悲愤的喝道:“萧玄宸,羊羔尚且跪乳,乌鸦也懂得反哺,你当真不顾一点你跟哀家之间的母子之情吗?”

    闻言,萧玄宸脚步一顿!

    他,并没有李回头。
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