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
关灯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


    苏伶婉的脸上,仍旧保持着戏虐的神情。

    但是萧玄宸的脸色,却并没有因为苏伶婉的戏虐,而有一丝一毫的好转不说,眼底反倒满是沉痛和自责!

    轻蹙蛾眉,看着萧玄宸,她伸出另外一只手,轻抚了抚他鬓角那与年龄不符的白发,淡淡勾唇,问道:“我为何要怪你?”

    萧玄宸一直都知道,去年景阳宫的事情,跟顾家脱不了干系!

    但是,当时顾明珠早已死了很久,他从不曾想过,那件事情乃是出自顾明珠的手笔!

    顾明珠啊!

    若非当初在护国寺一事之后,他头脑发热,犯了混,让顾明珠进了宫。

    他家婉婉就不会吃那么多的苦!

    心中,满是自责和愧疚的他,迎着苏伶婉的视线,苦笑着,微微启唇:“当初,是我脑子一热,让顾明珠进了宫!如若不然,你也不会受那么的苦……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他喉间哽咽:“怪我!都怪我!”

    “不怪你!”

    苏伶婉伸手,捂住了萧玄宸的嘴,眉眼中带着几分笑意:“萧玄宸,你听好了,我不怪你!”

    听苏伶婉说,她不怪他,萧玄宸的眸光,剧烈闪动了下,心里却一点都不轻松:“可是当初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也说是当初了!这世上,有哪个人,是可以未卜先知的?”

    换做以前的苏伶婉,,一定会咬着萧玄宸的错处不松口。

    但是现在,她却舍不得去咬他一口!

    过去发生的那些事情,她不想,萧玄宸不想,她和他,谁都不想的!

    虽说,在景阳宫一事之中,她是受害者。

    但是,失去了她的萧玄宸,却于一夜之间,便白了鬓发!

    这样的他!

    她如何能怪他?!

    又如何舍得怪他?!

    心绪百转之间,脑海中闪现过梦境中,在那皇家别院中的小院儿门外,那个容颜精致的女孩子,她笑容微冷:“当年你我在皇家别院的事情,顾明珠算是个彻头彻尾的旁观者,她心思缜密,一早就算准了,你对我的情分不同,且当时我不记得以前的事情,她出现的时机刚刚好,如此天时地利人和,只能算她运气足够好,怪不得你!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苏伶婉笑脸上的冷意,渐渐退却,语气也跟着轻松和幸灾乐祸起来:“不过,她的好运气,好像在那个时候,就全都用完了,因此才会求之不到,爱而不得!”

    “婉婉!”

    萧玄宸张嘴,想说除了进宫那一次,顾明珠还还为她设下了一个死局!

    但是,当他看到苏伶婉唇畔的笑意时,那些话却无论如何,都说不出口了。

    他知道,她什么都知道。

    他也知道,她不是什么大方的人!

    她如今,只是故意不提那件事情,不想让他心里有负担!

    这样的他,让他心中不由自主的,泛起一阵阵酸涩。

    那种酸酸涩涩的感觉,不停的膨胀着,膨胀着,直到最后,完全充满了他的心房,让他暗暗在心里发誓,以后一定要好好补偿她!

    倾尽一生!

&n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