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
关灯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


    萧玄宸的行动证明能力很强!

    强到苏伶婉后来哭着求饶都不行的时候,咬牙切齿的恨不得将他踹下龙榻!

    事后,累惨了的苏伶婉,由萧玄宸亲手喂了些软食,便沉沉睡去。

    好好用行动证明了一番的皇上大人,看着沉沉睡去的苏伶婉,却好似吃了一顿饕餮盛宴一般,整个人都龙马精神!

    轻轻的,将散落在苏伶婉脸颊上的发丝,掖到她的耳后,他唇角轻勾着,俯身亲了亲她的脸颊!

    见睡着的苏伶婉,一动不动,是真的睡熟了。

    他起身更了衣,在吩咐宫人,不要打扰苏伶婉,让她多睡一会儿后,转身便离开了寝殿。

    不过,这一次,他并没有去御书房,而是跟元宝吩咐了一声之后,便再次离了乘坐龙辇,离开了承乾宫。

    慈宁宫外。

    护送沈太后前往护国寺的车队,已然整装待发!

    一早便被人请上马车的沈太后,一袭青灰布衣,头无点翠,只随意挽了个纂,就那么静静的,坐在马车里,透过撩起的窗帘,神色晦暗的,凝望着自己生活了多年的慈宁宫。

    曾经,在她的儿子,登基称帝的时候,成为太后至尊的她,站在那高耸的台阶之上,一览众山小,似是将整座江山,都踩在了脚下,心中豪情万丈!

    在这里生活了这么多年,她什么样的苦,都已然尝过!

    是以,在先帝和贵妃,全都下了地狱之后,她以为该是她挺起腰杆子,好好享福的时候了!

    可是,到头来呢?

    世人,有几人会想到,堂堂的的大周朝的太后娘娘,会是她这般的结局?!

    她是大周朝的太后娘娘啊!

    是当今皇上的亲生母亲啊!

    可是!

    到底,是哪里出了错?!

    竟让她落到了如此地步?

    往事,不堪回首!

    回想当初,先帝独宠贵妃,她为了明哲保身,避其锋芒,将自己缩在乌龟壳子里,对自己的亲生儿子,不闻不问,她低垂了眼帘,神情苦涩的扯了扯嘴角!

    她想,一切的一切,应该……是从那个时候开始错了吧!

    因为那时,她的明哲保身,伤了她儿的心,所以到了现在,他跟她隔了心……

    “太后娘娘!”

    在沈太后沉浸在自己的思绪之中,思忖着自己过往之时,马车外负责护送她前往护国寺的太监,忽然出了声:“是皇上!”

    沈太后心弦一颤,猛地抬眸向外望去。

    远远的,见萧玄宸所乘坐的龙辇,在马车外停下,再看着萧玄宸步下龙辇,然后一步步朝着自己走近,沈太后微张着嘴,想要唤他一声。

    但是,她的喉间,却似是梗了棉花,发不出一丝声响!

    她知道,他恨她。

    也以为,他不会再来见她了!

    却不想……不想……

    萧玄宸下颔紧绷,迎着沈太后起伏不定,渐渐氤氲了水雾的视线,来到她的面前,与她一人车里,一人车外,隔着车窗,缓声说道:“您此去护国寺,归期不定,朕想了想,觉得还是应该来送您一程!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

    沈太后启声,一个你字,便已声线不稳!

    让她就这么离开皇宫,她真的不甘心!

    但是,看着眼前,神色冷峻的萧玄宸,再想到早前见到苏伶婉时的情景,她的唇瓣开合了几次之后,到底心头一松,在泄了一口气的同时,说出了三个字:“有心了!”

    如今,沈家倒了。

    皇后也回来了!

    那个女人,恨毒了她,巴不得她死呢,根本不会让她留在宫中!

    既是如此,再说什么,也已是白费唇舌!

    萧玄宸听到沈太后的话,微微颔首,张嘴,轻叹了一声,淡淡笑着:“一路保重!”

    闻言,沈太后眸光一颤,有眼泪从眼角滚落。

    萧玄宸见她如此,眸色微黯,转身对车外的太监吩咐道:“上路吧!”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太监应声,马车很快驶离原地。

    车内,沈太后扒了车窗,探出头来。

    眼看着萧玄宸离自己越来越远,她大张着嘴巴,半晌儿才出了声:“宸儿,以前是我错了,不要怪我,不要怪我……”

    那一句句不要怪我,随着马车的驶离,越来越轻。

    不过,即便是再轻,却仍旧落在了萧玄宸的心头!

    远远的,看着马车载着沈太后一路向外,他唇畔的浅笑,渐渐加深,直到渲染到眼底,与他眼底的水光,融汇于一处!

    如今,他的生命里,已经有了更重要的人。

    已然再不奢望,以前自己求而不得的那些人和事!

    不再奢望,自然也就不会再怪怼!

    ——

    几个时辰,一晃而过。

    苏伶婉再醒的时候,已是日暮西山时。
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