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
关灯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


    牢笼之内,背对着众人,靠在铁栏上顾筠之,在听到众人的脚步声脚步声时,便已然转过身来。

    一眼,望见外面的萧玄宸和苏伶婉一行,他眸光一厉,双眸赤红,落在苏伶婉身上的阴冷视线,看上去犹如暗夜嗜血的野兽。

    恨不得将苏伶婉碎尸万段!

    牢房外,苏伶婉在看见顾筠之的那一刻,便紧紧皱起了黛眉。

    如果说,顾寒霜已经很狼狈了。

    那么,今日劫法场,与人拼命厮杀,最后还被顾寒霜算计了的顾筠之,则比顾寒霜还要狼狈百倍,千倍!

    看着眼前,身上混杂着血迹和泥渍的落魄男子,她实在没办法将他跟数日前,见过的那个丰神如玉的忠义伯相提并论。

    因苏伶婉皱眉的动作,萧玄宸星眸微眯了眯,上前半步,侧身将苏伶婉挡在身后,他唇角扬起的弧度,微微有些冷,声色淡淡的,问着顾筠之:“听说……你要见朕?”

    “皇上……”

    顾筠之转睛,看向萧玄宸,眸色凄冷道:“微臣为了您,将自己的家族,推上了绝路!臣……对您天地可表,忠心可鉴,您为何要如此对待微臣?”

    “好对朕天地可表,忠心可鉴!”

    听到顾筠之的话,萧玄宸薄唇一勾,凉凉笑道:“顾筠之,你拍着你的心口扪心自问,你将自己的家族,推上绝路,真的是为了朕吗?”

    闻言,顾筠之微微启唇。

    然,尚不等他出声,便见萧玄宸抬眸,直直的望向他,忽而哂然笑问:“你父亲顾忠……在伏法之前,应该已经将他手里的那些东西,全都交到了你手里了吧?”

    顾筠之没想到他会忽然这么问,神色当即一变!

    睇见顾筠之明显变了的神色,萧玄宸轻嗤了一声:“顾家的水,到底有多深,朕不说,你也应该心知肚明,你若当真对朕忠心不二,在得到顾家手中的那些秘密资源之时,便应该进献于朕,可是你呢?”

    话语至此,他语气微顿了下,才道:“可是你顾筠之又是怎么做的?”

    在萧玄宸的追问之下,顾筠之的眸光,开始闪烁起来,脸色也越来越难看。

    半晌儿之后,他原本紧绷的肩膀,忽然塌了下来,忍不住眸色微暗,深幽的眼底,是无边的晦涩“您一心要将顾家连根拔起,微臣不留些后手,怎么能行?”

    闻言,萧玄宸唇角的凉笑微深,“顾家,身为大周臣子,却妄想掌控朝堂命脉,实在狼子野心!没有哪个皇帝,会容得下你们!”

    萧玄宸语落之后,顾筠之眸色一敛,并没有立即出声。

    周围的气氛,渐渐陷入凝滞之中。

    见状,萧玄宸再次冷冷开口:“你现在,没有什么话要跟朕说吗?”

    顾筠之知道,萧玄宸想要从他嘴里听到什么。

    但是此刻,他却并没有如萧玄宸所愿!

    在短暂的沉默之后,他苦笑了下,径自话锋一转道:“正如皇上所言,顾家身为大周臣子,却妄想掌控朝堂命脉,乃是狼子野心!不过这次生擒微臣,微臣的妹妹,出了不少的力气……”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