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
关灯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


    顾寒霜虽然没有明说,顾筠之到底发现了什么。

    但是她却比谁都清楚,顾寒霜话里的意思!

    黛眉,紧紧拧起。

    苏伶婉轻轻摩挲着手里那盛着葡萄汁的玉碗,陷入沉思之中。

    她在仔细思忖着,顾寒霜刚才跟顾筠之见面时,顾筠之的反应……

    一个男人,可以为了自己的妹妹,不顾一切的去劫了法场,足以想见他们兄妹之间的感情!

    可是到最后,他却被自己的妹妹给算计了。

    寻常人遇到这种事情的正常反应,应该是愤怒的,受伤的。

    然,顾筠之的反应,却十分的平静,更有甚者,可以说是十分的大度!

    到了最后,他不仅不怪他的妹妹,竟然还在为她的妹妹求情!

    这得是多圣母的一位哥哥啊!

    当然,这种人,不是没有。

    但是,绝对跟将顾家满门的性命,踩在脚下的顾筠之不搭边儿!

    如今,仔细回想着顾寒霜所讲诉的,两人见面的经过之后,她也有种强烈的感觉,觉得顾筠之应该是发现了他妹妹的身份有假了!

    窗外,雨声沥沥。

    寝殿内,却是寂静无声。

    在压抑的气氛下,顾寒霜的目光,紧紧盯着苏伶婉。

    等了半晌儿,见苏伶婉一直都不曾言语,她到底有些沉不住气的出声唤了苏伶婉一声:“皇后娘娘……”

    苏伶婉闻声,从自己的思绪中回过神来,然后抬眸,对顾寒霜笑了笑,问道:“你觉得……如果真的如你所说,顾筠之真的发现了什么,那他为什么没有拆穿你?”

    顾寒霜紧抿着唇瓣,脸上露出了凝重之色。

    在仔细的想了想之后,她脑海中忽然灵光一闪,脱口说道:“明日的事情,只怕会有变!”

    “我也这么觉得!”

    苏伶婉微沉了脸色,将玉碗里的葡萄汁悉数喝完,然后起身将碗递给了心儿,边朝着顾寒霜走近,边幽声说道:“他今日敢劫法场,应该早就算准了,会被活捉,而他真正的生路,应该是在明日……”

    顾寒霜点了点头,说:“顾筠之的为人,我比任何都清楚,以前在顾家的时候,所有人都以为,顾家大小姐顾明珠心思如何缜密,如何的厉害,但是实际上,大多数的时候,在背后做事的,都是顾筠之!他是个走一步,看十步的主儿,比世人想像的要更厉害,也更心狠!”

    苏伶婉挑眉:“照你这么说,那么他早在劫法场之前,便应该已经想好了退路!”

    顾寒霜心思重重的再次点了点头,言语中不无可惜道:“我猜测……他原本应该是要带着我一起去寻那笔宝藏,然后半路想办法脱身的,可是在察觉到我身上的破绽之后,他改变了主意!”

    苏伶婉一听顾寒霜这话,便已然猜到她心里在想些什么。

    轻轻的,扯了扯唇角,她伸手拍了拍顾寒霜的肩膀,“我说过会放你一条生路,便一定会放了你,你不必可惜那些有的没的。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她语气一顿,凉凉说道:“再者,话说回来,顾筠之这么厉害一人,只今儿跟你接触了这一回,便察觉到了你不是他妹妹,回头你跟他即便是逃了出去,应该也不会有什么好下场!”

    被苏伶婉一语说中心事的顾寒霜,不由轻咂了咂嘴,悻悻然的低垂下了头。

    眼下,顾寒霜身上还穿着囚服。

    苏伶婉紧蹙着黛眉,深深的看了她一眼,不禁想起了初见顾寒霜的时候,想起了初时顾寒霜那种对谁都冷冷淡淡的神情。

    同为穿越者,如果说她觉得自己日子,过的不舒心。

    那么眼前的顾寒霜,则比她的日子,过的更加不尽如人意!

    说到底,她们不过都是平凡到不能再平凡的凡人!

    在这个陌生的世界里,是那么的微不足道!

    如是,暗暗的,在心里腹诽着叹了一口气,她微微敛了眸华,收回了自己放在顾寒霜身上的视线,开始边在寝殿里来回踱步,边寻思着顾筠之明日到底打算如何脱身!

    两遭之后,她缓缓停下脚步!

    心道事情,不是她一个人的,关于顾筠之的事情,当家作主的是萧玄宸,她在这里着急上火,想破了头,到头来想出了什么,还得人家点头不是?

    她心下讪讪,转身对心儿吩咐道:“去请皇上过来!”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心儿颔首,领命离开了寝殿。

    待目送心儿离开之后,苏伶婉方才缓缓的,将视线转回到顾寒霜身上:“今日,你也辛苦了,先下去歇着吧!”

    闻言,顾寒霜蛾眉一蹙!

    在静静的,看了苏伶婉半晌儿之后,她轻声问道:“你打算什么时候放我走?”

    “你那么着急干嘛?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